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中国光伏再遭欧企反补贴申诉中企搜集资料应

2018-11-06 09:43:15

中国光伏再遭欧企反补贴申诉 中企搜集资料应对

中国光伏企业仍在为欧盟反倾销调查苦恼之际,德国光伏企业Solar World迫不及待地希望对中国企业再补一枪。

欧洲当地时间9月25日,Solar World牵头的名为EU ProSun的团体向欧洲监管部门提起申诉,指控中国光伏公司获得非法补贴,要求欧盟对产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惩罚性进口关税。

此前的7月24日,向欧盟提起对中国光伏企业反倾销调查申诉的,同样是Solar World。9月6日,欧盟刚刚宣布就反倾销申诉立案调查。

欧盟目前是中国光伏企业主要的出口市场,出货量占到中国光伏企业的70%左右。此次中欧贸易摩擦是全球金额的光伏行业调查,涉及欧盟从中国进口的价值210亿欧元的商品。

在接受早报采访时,多家中国光伏企业相关人士称,说中国政府对光伏行业进行补贴是没有依据的。

今年3月份,美国商务部对中国光伏企业的“双反”(反倾销、反补贴)初裁结果是:决定对中国太阳能电池组件征收2.9%到4.73%的初步反补贴税。在此基础之上,5月份,美国商务部又决定加征至少31%的初步反倾销关税。

对于应对措施,上述中国企业称仍需等待欧盟方面是否立案的终决定。根据规定,欧盟将在45天内决定是否立案。如果发起调查,欧盟委员会可在九个月内加征临时关税。

英国金融时报引用贸易律师的话表示,相对于反倾销案,反补贴案在欧洲要少见得多,部分原因是反补贴案较难举证。

“我们是私企不是国企”

EU ProSun代表20多家欧洲光伏企业。早报查阅了EU ProSun官上9月25日发布的公告,公告称其已要求欧盟方面调查中国的国有银行和政府为企业提供的帮助是否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

EU ProSun的主席是Solar World公司的副总裁米兰·尼茨施克(Milan Nitzschke)。

米兰·尼茨施克在公告中称,“中国的银行给太阳能设备生产商提供低息贷款,如果借款商家无法还贷,它们可能会勾销贷款、无限期延长还款期限,或者让政府控制的其他实体来代还,这样,中国太阳能设备公司就能更容易、更低价地获得资金,风险也大大减少。”

米兰·尼茨施克认为,如果没有无穷无尽的政府补贴,多数中国太阳能制造商早已破产了。彭博新能源财经公布的数据称,自2010年以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向12家中国太阳能企业共提供了330亿欧元的授信。

不过授信并不等同于贷款,更不等同于低息或者无息贷款。尚德电力(NYSE:STP)执行董事长施正荣此前曾表示,这些授信几乎没有任何光伏企业使用。施正荣称,这些授信只是框架协议,不是贷款承诺,而商业银行是要赚取利润的。

阿特斯(Nasdaq:CSIQ)方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早报采访时称,“Solar World提出的银行低息或无息贷款是无中生有,不符合事实。中国的银行投资向来是非常谨慎的,在对我们进行各方面的考核后,才进行决策。”

一家中国龙头光伏企业的高层此前也曾表示,“我们拿到的所有钱,都是商业信贷,经过正常程序审批和授信,利率也是国家规定的利率。根本不存在低利率高额信贷。作为上市公司,每拿到一笔贷款,在经审核的财务报表上都是有显示的,拿到多少钱,利率是多少,都是公开的。”

不过关于延长还款周期一事,相关人士对早报称这一情况确实存在。比如深陷负债之中的赛维LDK(NYSE:LDK)在这方面就受到了特殊的照顾。

截至今年6月末,赛维LDK总资产64亿美元,总负债59.54亿美元,负债率为93%。赛维有2.962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以及5.234亿美元短期贷款。

EU ProSun还指控中国各地方还通过支付利息、电费、土地交易费用、增值税,以及提供贷款担保等方式为企业提供补贴。

国内一家光伏企业相关负责人对早报称,“我们是私营企业,不是国企。这些优惠,我们真没有。”

中企搜集资料应对双反

“对于此次Solar World又提出反补贴调查,我们觉得很具讽刺意义。欧盟是对光伏产业补贴早、力度的地区,中国相对而言是刚刚起步。”阿特斯的相关人士对早报称。

里昂(CLSA)的可再生能源行业分析师Ch arles Yonts在接受道琼斯采访时称,他认为提出反补贴申诉的做法很可笑,全球所有光伏企业都会以某种形式从本地政府手中获得补贴,欧洲也不例外。

“单单2012年,就有超过20家欧洲大型太阳能制造商陷入资不抵债的境地。”米兰·尼茨施克称,中国政府提供的仅面向本国企业的补贴,促使他们的产量不仅较本土消费需求高出20倍以上,而且是全球需求的近两倍。

事实上,Solar World接受补贴的力度相当之大。一家中国光伏企业的工作人员向早报提供了其所在企业为了应对美国“双反”整理出来的材料。

材料显示,Solar World在2003年至2011年期间,共收到直接补贴1.3亿欧元。2009年,其又在美国获得1100万美元的“俄勒冈州商业能源税收减免”(Business Energy Tax Credit in Oregon),并立刻以730万美元的价格转手卖给了沃尔玛。然后它还申请了第二轮税收减免,又获得了额外的1940万美元。

美国能源部(U.S. Department of Energy)的资料显示,Solar World获得了“清洁能源厂商税收减免”,金额为8220万美元。并且,它将已有的100MW的太阳能光伏制造产能扩大到了500MW。

来自德国的世界可再生能源理事会主席、前欧盟执委会官员沃尔夫冈·帕尔兹(Wolfgang Palz)此前接受《中国能源报》采访时称,公允地来说,“中国企业下大力气提高生产效率和管理水平,使光伏组件成本和价格在有限的时间内大幅降低,目前已达到每瓦5元人民币的水平,从而大大提高了光伏发电与常规电源的竞争力。没有中国企业,就没有世界光伏产业的今天,也就没有80万个就业岗位。”

“大家都同时犯了一个错误,过于乐观地估计了光伏市场增速,一厢情愿地认为未来世界范围内光伏市场发展速度将永远保持在一个高水平,都迫不及待地扩大产能,致使全球光伏发电设备产能严重过剩。” 帕尔兹以今年的数据为例称,3000万千瓦(30GW)的市场空间背后,有着6000万千瓦(60GW)的生产能力。“大家对可能出现的市场增速放缓选择性地失明了,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至2012年年中,几乎所有的光伏组件生产企业都处于亏损状态。”

“这不是中国企业一家的错。德国、美国以及中国企业,都是产能过剩的始作俑者,也是其受害者。”帕尔兹说,“出了问题,大家都习惯找个替罪羊,找个自身以外可以指责的对象,这种逻辑是荒谬的。中国企业的生产线主要产自于德国,大家的设备是一样的,技术是相当的,只是中国的企业效率更高,成本效益控制得更好,指责中国是不公平的。”

关键词:

光伏

机床维修
工地洗车槽设备
湖北白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