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微量元素检测乱象调查社区医院称无监督

2019-09-14 07:10:52 来源: 吴忠信息港

  > 儿童微量元素检测乱象调查 社区医院称无监督举措 10:14:46

  17日7时许,中介公司女员工背着挎包走进黄村医院(南区)

  8时许,医院疫苗接种室,女员工填写微量元素检测单

  儿童微量元素检测,本是一个家长自愿选择的检查项目。但在一些社区医院或乡镇医院,家长却经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便被收费检测。而检测过程,一些中介公司全程参与其中。他们先是与某些三甲医院签订正规或非正规的“合作协议”,再以此为招牌,与社区医院签约。随后,他们的雇员参与从社区医院开单、指导诊疗,甚至“采血”,并将血样带走检测,出具检测结果的全过程。

  对此,不少家长质疑这种化验结果的可信度有多大?

  医院坦言,血样被带走后,院方再无监督举措,对于检测结果也没有辨别真伪的能力。

  5月17日,大兴区西芦城村,黄村医院(南区)。

  当天是周二,黄村医院的疫苗接种日。

  刘丽(化名)起了个大早,要赶去医院拿女儿的指血化验结果。一周前,她带一岁半的女儿接种疫苗时,为女儿做了第3次微量元素检测。

  检测,共有血铅、血清骨特异硷性磷酸酶(骨硷)、微量元素五项和尿碘等四个检查项,每项收费均为35元。“有说三个月做一次的,有说半年做一次的。”刘丽说,到现在,她也没搞懂微量元素对孩子有多重要。

  家长称直接被开单查微量元素

  早7点半,黄村医院旁边的一家早点摊,刘丽揽着女儿,匆忙地吃着早饭。

  此时,一名20多岁的女子从77路公交车走下来,坐在刘丽对面。女子肩上,挎着一个四方包,墨绿色。

  一小时后,黄村医院疫苗接种室内,刘丽再次见到了这名女子。她独自坐在把门的一张小方桌前,挎包放在脚下。眼前,放着黄村医院“检验报告单”和收费通知单,窗台上则摆着两沓化验单,上面扣着“大兴区黄村医院”的专用章。

  在此之前,化验室内,女子从方包里拿出2个试剂盒,里面各装着50个封口的试管,再拿出一件没有医院名称的白大褂,套在自己的黑色牛仔裙上。

  刘丽回忆,这名女子只在疫苗接种日才出现。一次,她见到这名女子在黄村医院化验室,把一盒抽血的血样装进包里,随后离开医院。

  多名西芦城村家长表示,因为该女子坐在疫苗接种室把门位置,所以当他们走入接种室准备为孩子接种疫苗时,会被女子首先询问是否给孩子做过体检,如果没有,就经常会被女子直接开具收费单,进行包括微量元素检测在内的血检,有些孩子还被要求进行尿检。

  “你孩子缺钙很严重,得赶紧补钙。”女子一边说,一边拿笔在化验单上圈出缺钙的病症。

  刘丽称,当时她想问结果是在哪儿检测的,但看了下对方的白大褂,又把话咽了回去。

  “坐在医院里穿着白大褂的,不是医生,你说是谁?”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一名家长如是反问。

  血液样本及尿样被带离医院

  “你家孩子正常”,“你家孩子缺铁”,面对围成一圈的七八位家长,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拿过家长手里的疫苗接种本,将本上的名字誊写在收费通知单和检验报告单上。其中,报告单显示检验物为血和尿,收费单上则写着尿碘+骨硷+微量元素+血铅=140元。

  看到,在检验报告单的送检医师签名处,女子签了个“刘”字。

  但黄村医院医务科葛科长表示,该女子在医院中都被唤作“小曹”,单子上的“刘”其实是该院一名姓刘的医师。

  当天下午3时许,女子带着从黄村医院取走的47份指血血样和30份尿样,坐77路公交车返回卢沟桥晓月苑小区。这里,正是她早上出发的地方。

  而根据调查,除去黄村医院,小曹的同事还在大兴、丰台、昌平、海淀、房山等多个区县的类似社区医院重复着类似的工作。

  当日上午10时,大兴魏善庄医院,化验室隔间外室,一名20多岁、身穿白大褂的男子正在为幼儿扎指针,桌子上放着没扣任何公章的空白体检报告。

  这名男子身下,放着一个和黄村医院女子一模一样的包。

  民居内存放大量血样及检测用章

  卢沟桥晓月苑,一套三室一厅的民居。

  清晨5点半开始,小曹和十余名年轻人从这里出发。

  这些人肩上基本都挎着一个四方的单肩包,每当始发的301路公交车经过,他们就结伴坐在一排,几乎不与人说话。在经过各自转车后,到达北京市多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天的工作与小曹相同。

  到了下午3点,他们乘公交车原路返回,单肩包里背着当天在所在医院的血样和尿样。

  民居内,摆放着大量血样、尿样以及空白体检报告单。此外,屋内还可见十几份体检登记册和10余个不同形状的刻章。

  这些章上的字样包括“此结果只对本次结果负责”、“结果出报专用章”,还有骨硷、血铅和尿碘正常值“专用章”。

  小曹所在的公司名叫北京三融兴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融兴业”)。

  据工商资料显示,三融兴业成立于2009年3月,注册地在海淀区,属于自然人独资。注册员包括投资人在内共有3人。据北京卫生监督所人员称,三融公司拥有经营医疗试剂的资质,属于医疗器械范围。

  调查发现,三融兴业的合作单位涉及大兴、昌平、丰台、房山、海淀、延庆等多个区县。十余份“儿童体检化验记录”里记录着2000余人次的体检报告数据,涵盖体检幼儿的出生年月、性别、家长号、化验结果等各类信息。

  而这,还只是那些医院3月份到5月份的统计。

  据三融兴业一份资料显示,该公司的体检业务至少可以追溯到2008年,前后与二三十家社区卫生院开展过此项体检业务。

  三甲医院称合作系医生个人行为

  按照三融兴业内部人员的说法,这些从社区卫生院取回的血样被送到市内一家三甲医院,在其病理科进行微量元素检测,所得数据再传回公司。

  但上述三甲医院称,血样确实被送到了该院,不过检测由三融兴业的人进行。被问及原因,该三甲医院宣传科主任王梅(化名)表示,合作是该院病理科主任“自作主张”。

  王梅说,该病理科主任设想了一个研究课题,需要大量微量元素检测数据作为支持,苦于没有设备支持时,“恰巧结识”了三融兴业的负责人。后者表示愿意出设备和样本,但前提是,前者需负责检测并提供数据。

  “不仅有人提供充足的血样,还不用花钱。一举两得。”王梅说,双方于是一拍即合。

  王梅介绍,病理科主任就此事向医院上报立项时,遭到院方拒绝,“院里认为不需要,和学科没有太大关系”。同时,院方认为三融兴业资质“不达标准”,也未批准引进其设备。

  不过,王梅说,病理科主任还是将三融兴业的设备搬进了医院。她同时强调,这些都是在院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对此,该病理科主任只表示,他确实与三融兴业签过合同,随后便挂断了。

  事实上,在该家三甲医院内,就有两个可以检验幼儿微量元素的科室,分别是儿科和检验科。至于收费,尿碘、骨硷、微量元素和血铅四项全做,在该三甲医院儿科共80元,比黄村医院的收费少60元。

  17时许,中介公司所在地,桌上放着大量血样、尿样和化验单。

  房间内,可见大量印章,包括“结果出报专用章”等。

  三甲医院“委托书”的效应

  一名三融兴业的内部人员说,公司在和该三甲医院签订委托书后,又与下面的社区医院签订了合同。

  对此,王梅出示了一张委托书,签订时间为今年1月1日,内容为“根据业务需要,现委托‘北京三融兴业科技有限公司’为我院联系微量元素、血铅、尿碘及相关的检测业务,请予以协助。”

  不过,在该委托书上,三甲医院署名处并未加盖该院的公章。

  “这份委托书是对方(三融兴业)草拟的。”王梅强调,院方从未与三融兴业签过正式合同。

  但黄村医院副院长孙建军透露,其曾亲自验过三融兴业出具的委托书,上面有三甲医院的公章,“(三融兴业提供的委托书)是能对外提供血样化验的资质”。

  黄村医院医务科葛科长说,他们和三融兴业签了合同,虽然检测报告上盖了黄村医院的章,但“肯定是三融兴业要对微量元素的检测结果负责”,而不是黄村医院。

  另据三融兴业内部人士透露,在黄村医院开化验单的小曹具有医学背景,但没有行医资质。

  对此,葛科长表示,小曹是在该院正式医师的监督下开单,并引导家长带着孩子做疫苗接种,并非行医。

  但在5月17日长达6个多小时的疫苗接种时段,看到,身穿白大褂的小曹与疫苗接种室内的其他4名女医生并不交流,开收费单前未咨询过任何人,也没有医生上前监督指导。

  多家社区医院与中介公司有合作

  连日来,调查发现,北京市内大批社区医院都有微量元素检测中介公司的身影。

  大兴区魏善庄医院戴姓副院长证实,该院确实和一家公司开展合作,此前也验收过对方提供的资质。

  5月23日,西城区一家社区医院,其检验科科长孙晨(化名)也承认,该院也曾与中介公司合作,手法与三融兴业基本类似,也是让公司工作人员将在该院抽取的指血血样带走。

  据孙晨介绍,承担该院血检化验的合作方是一家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不过,其也是将血样送至另一家三甲医院进行检测。

  “我们跟(三甲)医院有合作,但不是说咱们合作就合作的,需要跟院里整体签协议的。”该医疗机构工作人员说。

  但其与三甲医院的4份协议中,仅有2005年的合同上加盖着公章,随后的2006、2007、2008三年均为空头合同。

  “我们认为这样很不安全,就终止了合作。”孙晨称,血液一旦离开医院,完全不在其监控范围内,而合作伙伴只是一个中介,对方有没有将血样送检,检验结果是否真实,社区医院完全不知情。

  大兴黄村医院医务科葛科长也坦言,血液被带走后,该院再无监督举措,“我们还真没核实过,也没有辨别真伪的能力。”

  5月19日,对比三甲医院和三融兴业所出的化验单,纸形、格式、条目等无一处相同。三甲医院外宣人员表示,后者的化验单至少有六七处不符合规定。

  中介公司被指抽走大部分收益

  被问及为何会有中介公司介入检测过程,孙晨坦言,质量较好的微量元素分析仪器要几十万元才能买到,社区医院大多无法承受。

  黄村医院医务科葛科长则表示,虽然他们医院具有检测微量元素的资格,但一是人手紧张,同时也怕自己的专业人员“万一给人家查得不准确”。

  孙晨说,中介公司在这时“上赶着”找到了他们---只需要代为抽血,付出两三元钱的试管、针头工本费,医院就能坐拥15%的收益,其余85%全被合作方抽走。

  知情人称,与三融兴业合作的社区医院会拿到四成分成,其余部分由三融兴业和三甲医院病理科主任分摊,而小曹拿到的提成则是每笔检测两元钱。不过该说法未获上述各方的证实。

  丰台卫生监督所人员介入调查

  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副所长李扬表示,丰台区卫生监督所人员已就此事介入调查,在三融兴业办公的民房内发现大量血样和试剂,但是未发现行医行为,也未找到所说的合同。

  李扬说,经卫生监督所调查,该公司拥有药监部门核发的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因此,他们已将此事移送到药监部门,由药监部门负责认定对方是不是超范围经营。

  25日,丰台药监部门称,尚未收到由卫生监督所移交过来的书面材料。此外,该公司所涉行为并不在他们的管理范围内,“如果是血液制品,就是我们的管理范围。”

  - 专家观点

  类似检测结果无法保证准确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认为,类似这种检测结果,其准确性没有办法保证,“这是对患者不负的行为,甚至可能对幼儿存在潜在危害。”

  他说,如果中介公司工作人员自己使用相关设备检测收集到的血液样本,则涉嫌非法行医。如果甚至都不检查,就自己直接出数据,并在上面扣章,则不仅涉嫌非法行医,还涉嫌诈骗。

  邓利强表示,至于医院的行为,则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23条,以及卫生部禁止出租、承包科室的规定。“执业助理医师才有资格接受医师指导,中介人员如果没有起码的医师资质,医生所谓的指导也是违法”。

  他指出,对这种微量元素检测中介机构的管控,目前还没有一个强有力的行政措施。卫生行政管理机关应该担负起公共管理的职能,并对此类违法现象进行严厉查处。

  - 追访

  无症状不需检测微量元素

  就正规微量元素检测的流程,昨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研究员马冠生表示,一般情况下,家长是不用带孩子进行微量元素检测的,除非孩子出现明显消瘦、偏食等临床症状。

  马冠生说,微量元素检测不应成为常规体检项目,只要家长注意合理搭配孩子的膳食就可以了。此外,如果家长担心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失某些微量元素,也应该到社区医院等医疗机构的相关科室去咨询医生,听取医生的建议,“千万不要盲目相信某些厂家的说法”。

  在他看来,如果想知道孩子营养是否均衡,其实健康体检中的血红蛋白检测就已足够,“血红蛋白就可以看出孩子是否贫血,而贫血是目前儿童可能出现的症状”。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自驾出行必备药物有哪些
新生儿上火怎么办
小孩老是流鼻血怎么回事
孩子口臭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