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斩神248十大神器的钥匙30

2020-01-22 23:12:13 来源: 吴忠信息港

修罗斩神 【248】十大神器的钥匙30

“母亲说的每一句话,都出乎了博怀归的意料之外。

他相信了母亲的话,‘哇”地一声,哭得像个孩子。

同时,也再一次在心中燃起了雄心壮志。

他开始渴望,渴望有一天能再次站起身来,和平常人一样,过上平常的生活。

可是,没过多久,在一个严寒的雪夜,他意外发现,那不过只是母亲的一个谎言。

事实上,他的家庭条件,根本没有达到可以遍访名医的条件。

母亲再严寒的雪夜里,为镇上那些名门贵胄们赶制一些寒衣。

那样的工作,母亲不敢在白天的时候去做。如果白天做这样的工作,得到的钱,必将成为父亲手里的酒钱。

母亲用这样的方式存钱,两年的时间,也只是存下了仅有的两个金币。

两年两个金币。

博怀归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心中绞痛。

“呜呜~~”他一个人在雪夜里,捂住自己的口鼻,轻声呜咽。

也正是那一夜,他再一次鼓起勇气,爬出了家门,来到了之前所在的山崖之巅。

寒风刺骨,他感到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大地是雪白色的,天空也映s的银白透亮。

他坐在山巅之上,再也无法控制情绪。

‘啊!’

他放声大哭。

‘为什么!’

‘为什么,我只是做了一件善事,却要遭遇这样的报应!’

‘为什么!’

他不甘心,目光中充满了对世界的愤恨。

他告诫自己,如果有来世,自己一定不要再做那种愚蠢的善事。

人心难测,看起来善良的人,未必真的善良,看起来羸弱的,或许真是那种y险狡诈的小人。

他对这个世界的人失望以极。

他的眼泪一滴滴的滑落。

‘滴!’

每一滴落在银白色的雪地里,都极富穿透力。

他用尽自己的力量,放声大哭。

雪夜里,他孤独的内心,终于得到了畅快的释放。

他的哭喊之声,在连绵千里的山间回响。

他很快就哭红了双眼,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鼻涕也一丝丝划过嘴角。

他的样子,看起来极其狼狈。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天,终于再一次亮了。

黎明的晨光洒落在他那残废的四肢之上。

他也有些累了,疲惫地躺在雪地里。

无论身体多么寒冷,都无法阻止他悲恸的情绪,和决堤的眼泪。

‘呼!’

不知又过了多久。

他长吁了一口气。

寒气,在虚空中凝结成冰,回落在他冰冷冷的面颊之上。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皮肤变得僵硬,身体也早已无法动弹。

他想要从悬崖上跳下去,却连最后的力气也没有了。

时近午时,一个糟糠之年的妇人,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毫无意外,正是他的母亲。

母亲一脸歉意,走到他的身边,深蹲下来,搀扶他的身体,道:对不起,孩子,是娘骗了你。可是,也请你体谅为娘作为一个母亲的苦心,好么。

母亲说得很动情。

博怀归的眼泪,似乎早已流干,嘴角抽搐,却是被冻得无法言语,只是满目红光地看着母亲,若拒绝,若渴望。

母亲没有多言,以娇小,瘦弱的身体,将博怀归壮实的身体背在身上,一步步,小心翼翼地从高山上往家里赶。途中,好几次险些跌下山谷。

好在母亲的意念坚定,每一次,都用尽全力,护住背上的博怀归。

博怀归再一次被感动。

也正是这一次,他艰难地说道:娘,对不起,请你成全孩儿,孩儿实在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这样活着,远比死亡更加痛苦。

‘别傻了,你知道么,其实娘已经找到了为你复原四肢的神医了。’

‘不可能!’

这一次,博怀归不再相信母亲。

‘他是兵家之祖,孙武。’

母亲直接道出对方名讳。

作为饱读诗书的博怀归来说,孙武的大名,他早已是如雷贯耳。

‘怎么可能,孙武是颜国人,怎么可能为我们越国人治伤!’

博怀归更加不信。

‘咳咳!’母亲一阵咳嗽,‘不管你信不信,等你跟娘回到家里,你就可以看到孙武了。’

‘真的?’

没想到母亲竟然如此肯定,博怀归再一次相信了母亲的话。

满心兴奋地被母亲背回家中。

果然,家里有一个年逾中旬的客人。

他的衣着虽然不是特别奢华,但他的脸上容光焕发,目光沉定,一看就是世外高人。

‘娘,他就是孙武?’

他仍然有些不敢确信,在尚未入屋之前,小声问道。

母亲点点头,嘟着嘴巴不说话。

博怀归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突然嘟着嘴,他的焦点,只在孙武一人身上。

进屋的那一刻,他极力整理激动的情绪,尽可能地平复心情,问道:请问,阁下就是...

话未说完,孙武就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孙武。

言罢,孙武急切地起身,走到母亲的身后,将几乎冻成冰块的博怀归接下来,安放到家中最温暖的一张卧床上。

孙武替博怀归把脉,面色并不好看,思索了好一阵,道:这孩子的伤势恐怕已经超过了两年时间,现在才开始治疗,恐怕...

此言未落,博怀归激动道:恐怕什么,是不是永远都无法治好了!

‘这...’

孙武说话吞吞吐吐,并不爽快。

博怀归异常激动,不停问道:这什么,孙师傅,请你快告诉我吧!

‘这...’

孙武还在犹疑。

而正是此间,一直嘟着嘴站在孙武身后,博怀归的母亲,‘噗!’地一声,自口中喷出了大口的鲜血。

鲜血喷成雾状,洒落在孙武的头顶,以及博怀归的正脸上。

‘夫人,你没事吧!’

孙武身手敏捷,倏然转身,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博母。

博怀归满眼焦急,却是无法动身,只能躺在床上干着急。

‘娘,您怎么了!’

他声音颤抖地大喊。

博母仍然嘟着嘴,满目痛苦,无法说话。

孙武急切地抓住博母的手脉,竟发现博母并无手脉,大惊失色,同时一手探向博母脖子上的大动脉。同样的,他没有摸到博母的大动脉。

‘怎么可能!’

孙武毛骨悚然,双手倏然冰冷。”

晋江市医院晋南分院预约挂号
南通市第二人民医院
成都男科医院排行榜
石家庄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洛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