汏麦炪书

2019-06-15 01:53:23 来源: 吴忠信息港

大麦出书

着书立说本来是一件很神圣的事。老子做了一辈子国家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才留下《道德经》五千言,终于成为道家的开山鼻祖;司马迁写《史记》几乎耗尽他毕生心血,作品才可以“藏之名山,传之后世”;曹雪芹着《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诸如此类的写书态度,正如杜甫说的“文章千古事”,常人是梦都不敢做的。 想必正是因为有这等对待创作的态度,才有后世一代又一代视书为神物的人。麦子的奶奶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斗大的字不识一筐,也知道“孔夫子说了,糟蹋书是要瞎眼睛的”。她不知道,孔夫子所指是“睁眼瞎”;她却知道,书是很神的东西,人人都须恭敬对待,遑论自己动笔来写书出书。 如今不同了,是个人就敢“着书立说”,管他有没有人看,反正有几个糙钱,印它厚厚的一本,捧出来先吓你一跳再说。麦子有个老师曾经说过,经典是兔子的话,这种书就是“兔子的汤的汤的汤”。 听这“兔子的汤的汤的汤”的故事时,麦子还在大学里念哲学,正是书生意气的时候,立志要么不写书,要写就当“传之后世”。 这样撑了许多年,时光流逝,一事无成,就像一个心高气傲的乡下女人,独守空房许多年,看见满村的女人都儿女满地跑了,麦子终于熬不住——那日与厚现态的詹小斌喝酒时,突然宣布:俺要出书! 詹小斌那被“红星二锅头”醺红的眼射来异常锋利的光:“为啥?” 麦子满嘴吐着酒气,回答道:“,为了出名。看看周围,连阿猫阿狗都在出书了,我虽不比他们强,却也认得几个字,只要肯出力气,写它十万八万字,问题不大。第二,为了蒙钱。想想看,现在的人有几个是用心拿书在读的了?反正他们也不认真看,俺到时出得书来,见到一个欠过咱些许人情的,就硬塞着卖他几本。第三,为了晋级,蹲守单位N年,都快熬成白发宫女了,还不赶快出出风头?” 詹小斌听罢,“哧”地一笑,露出两颗透风的门牙: “奶奶个熊!装也要装作是为了社会进步呀!” “俺都升官发财出名了,社会能不进步吗?”麦子说。 “书名叫啥呀?”锋利的目光开始打盹。 “《瞎掰》。”——晕倒! 麦子

自己如何制作微信小程序
高邮
怎样运营微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