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房叔被搀上法庭受审涉案案值1236万

2019-07-14 02:17:45 来源: 吴忠信息港

合肥“房叔”被搀上法庭受审 涉案案值1236万余元

导读:9月29日上午,“合肥房叔”腐败窝案核心人物方广云在安徽省庐江县出庭受审。方广云被控单独或伙同他人骗取安置房18套,受贿后违规帮助他人非法获取安置房45套,涉案案值1236万余元。

昨天上午,合肥市庐江县法院正式开庭审理方广云案,由于身体原因,他被搀着走上法庭。在庭审现场,满头白发的方广云在法警的搀扶下,艰难走上被告席,不时地大口喘气,之后被允许坐下,并因此中途休庭。

庭审指控

“房老虎”一共贪了多少套房?

方广云原任合肥市新站区站北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2012年底,当地12名村民实名举报其“非法侵占136套回迁安置房”,方广云因此被称为“合肥房叔”、“房老虎”。

庐江县检察院指控,2005年以来,被告人方广云在协助原合肥市瑶海工业园区管委会拆迁安置工作期间,利用其负责对站北社区居委会部分村民组拆迁安置对象的资格审核、安置费审核等职务上的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骗取安置房18套,面积1570平方米,价值345.4万元;骗取拆迁补偿费31.6万余元、安置费21.4万余元,合计398.4万余元。

其中方广云伙同其女婿、女儿,将其女婿等5人的户口违规迁至站北社区居委会何槽坊村民组,并伪造拆迁房屋登记表等材料,骗取总面积270平方米的安置房3套。与原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磨店派出所民警詹卫东共谋,以虚增拆迁安置人口的方式套取安置房3套。

此外,方广云从2007年以来,受原合肥市瑶海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委托,负责站北社区居委会部分村民组拆迁安置对象的资格审核、安置费审核等工作,其间利用职务之便受贿6万元;徇私舞弊,违规出具安置证明等材料,致使他人非法获取安置房45套,面积3605平方米,价值793.1万元,获取拆迁补偿费44.8万余元,共造成公共财产损失837.9万余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方广云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提请法院依法判决。

庭审焦点

“房叔”是如何利用户口敛财的?

“涉案人员多、涉案金额大,一直都是方广云案备受关注的两大焦点。”采访中,合肥市一位法官如是说。那么,方广云究竟是如何敛财的?

方广云系列案件的一位办案人员告诉,从所有案件来看,方广云主要是利用“户口”做文章:一是违规迁户口、重复入户,骗取安置房,比如将外甥、女儿、女婿的户口都违规迁入站北社区居委会,然后实施犯罪;二是上报他人户籍,骗取人口安置费。方广云利用手中的权力,上报非站北社区居委会居民或者干脆就上报虚假户籍,借此来领取人口安置费。

此外,方广云还收受“好处费”,利用手中权力帮他人骗房。据指控,汤兵为了在何槽坊村民组骗取安置房,送给方广云2万元,骗取了90平方米的安置房;武某两次委托瑶海工业园管委会拆迁办原副主任蔡某就送给方广云4万元,骗取了400多平方米的安置房;瑶海工业园区东站社区居委会原副书记韩某送给他2万元,骗取了180平方米的安置房。

是否能够从轻量刑?

案发后,方广云由于身体原因,一直取保候审。他的代理律师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方广云的状态很差。法院方面也表示,庭审时考虑到方广云的状态,会人性化地安排他受审。

那么,方广云是否会在量刑上获得“照顾”?据了解,方广云是否能够量刑从轻,主要还是看其犯罪事实,如涉案金额、所起作用等方面。另外,方广云在案发后是否有自首情节、是否全部退赃、是否初犯、是否如实交代案情也都是法院量刑时综合考量的因素。

“方广云在多起犯罪事实中,已经被定为主犯,很难从轻。”一位熟悉该案的律师对说,在范家龙、方明霞一案中,两人被定性为“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系从犯”;在詹卫东一案中,法院认为“两人各自利用职务便利,相互配合实施犯罪,所起作用相当”。

被告印象

头发全白、胡子拉碴的糖尿病患者

9月28日,在合肥一家医院内,方广云接受了的采访。说起自己的女儿、外孙子,他几度哽咽,老泪纵横,“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

全白的头发,胡子拉碴,身着秋衣秋裤,这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老者,就是方广云。在医院里,大家伙都叫他“老方”。

在王可翠等村民的眼里,方广云嚣张跋扈。在同事的眼中,他笑里藏刀。而如今,65岁的方广云成了病友眼中可怜的“老方”。这个曾是省城站北社区风云人物的“房叔”——方广云,如今身患近10种疾病,大部分时间都得躺在病床上。

提起方广云的病情,他的主治医生叶医生介绍,11年前他的血糖就开始升高,6年前因糖尿病入院治疗,由于病情控制不当,如今他几乎一身都是毛病。“高血压病史3年,脑梗塞、胆囊炎、腰椎间盘突出症3月有余,颈椎病、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病史半年,有反复性食管炎病史5年”。

由于病情太过复杂,此前方广云曾数次被下达病危通知。入院治疗10天,方广云的各项指标已经相对平稳,但在医生眼中,他的情况仍然难测。“一旦情绪激动一点,血压就上来了,吃多了一点,血糖又上来了”。

被告讲述

因家庭遭遇巨大变故而悔恨落泪

躺在病床上的方广云,神情落寞。他说,两年来,自己的家庭遭遇了巨大的变故,女儿、女婿深陷囹圄,自己也将面临法院的审判。

自从女儿、女婿因涉案而被羁押后,方广云情绪很低落。这种压力,很快“传递”到身体上。主治医生证实,方广云每年都会到医院来治疗,但近两年来,“他的血压一直不稳定,情绪稍微有点起伏,身体状况就立即变差”。

更让方广云难以释怀的是,作为这个大家庭的家长,他没能给子女和后辈带来好的生活,“把他们也连累进来了”。说到伤心处,方广云一度哽咽,双手不停地擦拭着眼泪。自从女儿女婿被调查后,方广云的外孙一直由奶奶照顾。如今老太太也在住院治疗,孩子成了大问题。无奈之下,“这几天都是舅舅来接的”。

方广云住院的日子里,老伴白天到医院照料,晚上要照顾孙子。每到晚上,儿子都匆匆赶来陪他,通常直到九十点钟才回家。如果晚间有什么事情,方广云只好麻烦病友和医护人员了。(综合新华社、《新安晚报》等媒体报道)

原标题:合肥“房叔”被搀上法庭受审涉案案值1236万余元

稿源:中国

作者:

网站seo的方法,这几点是精髓
网站推广seo优化的目的是什么
微店微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