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将鸣 第十九章 水月洞天(五)

2019-10-18 17:24:55 来源: 吴忠信息港

天将鸣 第十九章 水月洞天(五)

钟慕白叹息:“如今知晓我师父是败在血蛮王手中,我……哎!”

他说到一半便不再继续,不住地摇头,似乎是痛恨自己武学不精,无力为师父报仇。苏染见他悲痛,也不知如何安慰,愣在原地。

“罢了。你且继续。”钟慕白好不容易收敛悲怒,心中却对苏染愈发予以厚望。若是这小子能与洞天的剑产生共鸣,日后再精进武学,与自己联手,也并非报仇无望。

苏染点头,走到右边。他又手握一柄红色长剑,注入真气,眼前一抹黑,只闻耳边尽是打杀嘶喊,却看不见任何事物。

他睁开眼,试图拔剑,依然无果。钟慕白说那是第三代潇湘大弟子的佩剑,拔不出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时代久远,共鸣微弱。

苏染此时已经有些气馁,虽然能与这些佩剑产生共鸣,却没有一柄拔得起来,不禁产生放弃的念头。钟慕白却截然相反,见他竟能与列师列祖的佩剑达到如此契合,已是十分激动。

一片剑阵也要走完,眼下只有两把剑尚未尝试。苏染抿着嘴望向师父:“师父,我……恐怕还是缘分不到。”

“别丧气,不是还有两把剑吗?”钟慕白鼓励道,看了过去。剩下的两把都是潇湘古老的剑,一柄是第二代掌门的纯黑钢剑“墨染”,一柄是创阁师祖的银白长剑“天鸾”。

“先试试墨染吧。那是第二代掌门的佩剑。”钟慕白道。

苏染走到漆黑如夜的钢剑旁,见其锋发钝,剑刃宽而薄,只觉奇怪。他手握剑柄,闭上眼睛,注入真气,眉头紧蹙,一言不发。

钟慕白睁大眼睛,也不敢问话,只得等待。就这样过了半晌,苏染好似泄气皮球一般,沮丧地摇摇头。

“怎么样,看见了什么?”钟慕白问。

“师父,你真的没骗我么?”苏染反问,“关于这把剑,我什么都没看到,也什么都没听到。”

钟慕白闻言,却并不意外。第二代掌门的确是历代掌门中比较特殊的一人,想来是对墨染剑动了什么手脚,这才致后辈无法共鸣。

苏染彻底放弃了,呼了口气便调头回来。钟慕白喊住他:“诶,还有一把剑你没有尝试,怎么就不去了?”

“师父,这是师祖的天鸾剑吧?我也是要面子的,便不试了。”苏染摇头。

“话不能这么说,不到一刻,就这般轻言放弃了吗?这剑阵你也走了一圈,只剩一把,好歹试试吧?”钟慕白说道,“难道你过些时日前去中州找你哥哥,转遍中州都找不到,今后便不找了吗?”

苏染闻言,停下脚步,思忖道:师父所言在理,我若今后养成这半途而废的毛病,想来是很难再见到哥哥了。

望着一把嵌入石缝中的天鸾剑,苏染迟滞片刻,还是再次上前。反正是一把了,就算拔不出来,让铁匠给自己打一把新的也好,不妨试一试吧。

想到此处,苏染振奋精神,握住银白色剑柄,将周身真气尽数注入,闭上双眼。他深吸一口气,全神感受。

过了些时候,苏染只觉身子微微发冷,耳中隐隐有风雪呼啸。他不禁一颤,却不敢睁眼,只觉脑袋有些昏沉,好似半睡半醒。

苏染有些心惊,发觉不对劲,正要呼喊师父,却闻身后忽地传来轻柔女声:“公子,公子?”

苏染猛然一怔,睁眼一看,只见面前是一堆篝火,四下昏暗。抬头看去,隐约可见极高处一片漆黑,定神一看篝火后有大片枯纹,竟好似一个巨大的中空树洞。

“公子,你醒了?”女声又唤道。

苏染心跳加剧,虽然意识清醒,张口时却发现自己声音变得更为成熟:“是谁?”

说着他回过头去,怔住了。

一位年轻女子,长发素白如雪,一身雪白襦裙,裙摆和两肩有白羽为饰,颇为仙逸。一柄银白发钗别在长发间,火光中,女子笑意盈盈。

这一瞬间,苏染明白了,却难以置信。他嘴唇发颤,正要道出女子姓名,话到嘴边却变了:“姑娘……你是谁?”

女子纱袖掩面,轻笑:“公子,我便是你救下的那只飞鸾。难道公子认不出我了么?”

“飞鸾?可是……你怎变成这副模样?”苏染又道。

“莫非公子不喜欢我这样?”女子上前一步,树洞外霜雪满天

,她身上却散发着丝丝温暖,“我们飞鸾乃是北川灵兽,修行百千年,才得以化为人形。若公子不喜欢,我便变回真身。”

苏染发现自己并不惊愕,嘴角微微上扬:“不,你这样子倒是十分好看。”

女子又笑了,顿了顿说道:“感谢公子出手相救。若是没有你,我恐怕鲜血流尽,便要葬身这霜天雪地间。”

“不必言谢,我不过是途经此地,见你受了伤,总不能见死不救。可话说回来,你究竟是怎的伤成这样?”苏染说道。他发觉自己神识尚清,身子却好像变成另一个人。

女子微微颔首,眼帘微垂,像是不愿提及此事。苏染见状,便道:“你不愿说也没关系,只要现在伤养好了便是。”

女子感激地点点头,莹亮的双瞳望向苏染:“公子救我性命,今生必当相报。敢问公子贵姓?”

“报恩便不必了。你叫我无忧子好了。”苏染愣了愣。

“无忧子,倒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女子咯咯一笑。

“这不是名字,不过是我自封的名号罢了。”苏染挠头,“姑娘怎么称呼?”

女子沉吟片刻,摇摇头:“我……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苏染奇道,“没有名字,那我该如何称呼你好……嗯,还真有点让人发难啊。”

“不如公子帮我取一个名字吧?”女子忽然说道。

“帮你取个名字?好啊。”苏染点点头,一抿嘴,见树洞外飞雪如絮,“既然是在这北川的霜天雪地中遇见你,便给你取一个雪字。可单字还不够,叫雪什么好呢……姑娘,你有没有喜欢的字?”

女子摇摇头:“我认得字不多。”

苏染手指抵着嘴唇,不禁沉思。给人取名倒是容易,雪媛、雪柔、雪月等等都十分不错,可总觉得意义平凡。更何况这次是要给一只飞鸟取名,总得起个特别又好听的名字。

苏染忽然来了点子,问道:“姑娘,你说飞鸾修行百千年才得以化成人形,那你如今……多大了?”

女子道:“整整一千年。”

“好哇,一年便是一岁,一千年就是一千岁。今后我便叫你雪千岁,你觉得怎样?”苏染一拍手,“小名就叫……阿雪。”

“雪,千,岁。”女子一字一顿,轻笑道,“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开封癫痫病医院

铜陵治疗睾丸炎医院

吉林治疗妇科方法

开封癫痫病医院费用

铜陵治疗龟头炎方法

贵州癫痫治疗正规医院
南阳哪看附睾炎比较好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南阳哪家医院治疗附睾炎比较好
贵州癫痫病专业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