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妖情未了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07:19 来源: 吴忠信息港

在一条碧水河边,有一村子,名叫杨柳庄。这杨柳庄周围自然生长着数不清的杨柳树。有如多情的女子,长得袅娜多姿,婷婷玉立。众多的杨柳,要数河堤边的那一棵杨柳长得非常奇特。一般杨柳,到了秋天,叶子就会慢慢变黄了。冬天一到,整棵树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了。不免令人生出肃杀之感,苍凉满目了。可河堤边这棵杨柳却与众不同,就好像老天爷于它青睐有加,分外施恩一些吧!给了他四季如春的环境。只见它一年四季都是青枝绿叶,格外不同。特别是下雪天纷纷扬扬飘落下的雪花,为整棵树冠上,撒下一层厚厚的晶莹雪花。远远看去,神似是一位穿着绿衣裙的贵妇人,身披着碧绿的披风,戴着一顶洁白的绒帽,迎风屹立。在旷野中形成了一道自然靓丽的风景。待一阵狂风呼啸而过,风尘卷起雪花,天地间白雾茫茫,贵妇人又抖落了一身的雪花,带出冬日里难得一见的翡翠,枝繁叶茂的绿色又重现眼前。显得既高贵又优雅。等到翌年的春天,直待满树枝条长出了稚嫩的新芽,行将老去的叶片这才会慢慢的落下。  这杨柳庄里住着一位穷秀才,姓张名进才。这张进才父母双亡,孤苦伶仃。虽然家境贫寒,但勤奋好学。满腹经论,却又怀才不遇。人到三十岁了,也还没有娶妻。心中暗想,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怎么就没有遇到呢?我不需要黄金屋,只要粗茶淡饭能食温饱就行了。我也不要什么颜如玉,只要有一山野村姑能平平淡淡陪我走完人生就如愿足也!直到现在一样也没有,每日除了教几个学童外,就是苦读诗书。  张进才每天白天教学生读书,清晨和黄昏都坐在河边的柳树下看书。他总觉得自己一到这河边柳树下,就神清气爽,思维特别清晰。  一天黄昏,进才仍然像往常一样,坐在杨柳树下看书。不知何时,面前来了一位穿着绿衣裙的美姑娘。此女生得如花似玉,一头乌发齐腰际,樱桃小口柳叶眉,瓜子脸配小瑶鼻,一对杏目含秋水。那小身板儿哦!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恰到好处。这进才一见,早已目瞪口呆。心想人间哪有如此美艳女子,必定是仙女下凡。急忙上前施一礼道:“借问小姐仙乡何处,到此有何贵干?”小姐也回一礼说道:“小女子的父亲也曾经是这杨柳庄的人,只是多年前就出去做生意,因此流落他乡。”  张进才连忙说:“哦!原来是同村老乡回家探亲啊!”小姐期期艾艾的说:“大哥有所不知,我不是探亲,是投亲的哦!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接纳自己呢?”进才关切的问道:“不知小姐所投之亲家住哪里,高姓大名,是否告知,我帮你打听打听。”小姐低头说道:“我所投之亲,是我未来夫君,姓张,名进才。”进才一听,惊喜万分。连忙问道:“小姐你未记错,是叫张进才吗?”小姐羞羞答答的说:“大哥,这事儿还能记错吗?我这还有未来公公的一把折扇为凭呢!”说着,小姐赶忙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拿出一把折扇来。进才一看,这折扇正是父亲之物,上面还是父亲亲笔题诗。进才一见,忙施一礼。说道:“敢问小姐芳名,在下就是张进才。请到寒舍叙谈。”  小姐随进才到了家里,看到进才家里虽然一贫如洗,倒也收拾得还算整洁。于是坐下来,细细道出原委:“奴家姓柳名如烟,父亲姓柳名成。母亲刘氏。”进才哦了一声,想起来了,曾听爹爹在世时提起过,有一同窗好友是叫柳成,在他进京赶考后,就没有消息了。有人说他是在外面做了官,也有人说他是死在赶考的路上了,反正也没人查证。父亲还说过,家母生了自己,这位同窗好友还开过玩笑。说是今后娶妻了,一定要生一个女儿,嫁到你们家做儿媳。后来柳成失踪后,就再也没人提及此事了。没想到,喜从天降。柳伯伯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居然自己寻找到家里来了。进才说:“如烟妹妹,我只听说伯父当初进京赶考,一去就没了音讯,原来弃学从商了哦。”如烟告诉进才说道:“家父进京赶考,名落孙山。在回家途中,盘缠用尽,贫病交加,晕倒在路上。被我外公救回家,外公为其医好了病,家父就跟随外公做起了生意。后来就娶了我妈,然后才有了我。”进才点点头说:“哦!原来如此。那伯父伯母现在可好?”如烟听到这里,霍然泪下,说道:“在我三岁时,家母为生弟弟,难产出世了,弟弟也随她而去。再后几年,外公外婆相继去世,去年家父也病逝了。家父临终前,交给我这把折扇。要我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你,好了确他的这桩心愿,我也好有一个终身依靠。”进才听到这里,也洒下了同情的泪水。说道:“如烟妹妹,我一定不辜负岳父岳母的重托,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如烟听了这话,才破涕为笑。“进才哥哥,这么说,你是接受我了哦!”进才高兴的说:“这么漂亮的娘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有不接受之理。只是我家境贫寒,怕委屈了娘子呢!”  天色已晚,进才赶忙做饭。如烟见了连忙起身道:“相公,我来做饭,从此你安安心心的念书,我来操持家务。来年考取功名,捞个一官半职,我也好跟着你享清福哦!”进才听了这话,就像掉进了蜜罐罐里,甜到了心窝窝里。高兴的说:“哎呀,娘子,你旅途劳累,今天还是我来吧!”  两人吃罢饭,进才说:“娘子,你看我家也就这个样子,不瞒你说,我一年四季,就靠教几个学童,勉强维持生计。明天我去找人借点银子,也凑合办一个婚礼。热热闹闹的迎娶你,你看如何?”如烟说道:“相公,你我都父母双亡。家里也没有余钱剩米,何必要拘于那些凡俗礼节呢!弄得那么铺张干嘛?”进才说道:“依娘子之见,那婚礼该如何办理呢?”如烟抬头望着窗外的月光说道:“你看今晚月色多美啊!我们就以月为媒,以扇为证。对着明月拜天地。相公,你看怎么样?”进才一听,喜至不胜。立即把桌子搬在院子里,点上蜡烛,把父母的牌位恭恭敬敬的呈上,把折扇呈上。牵着如烟的手,对着明月鞠一躬,说:“皇天在上,我张进才今天请明月为我做媒,有折扇为证,与柳如烟结为夫妻。”如烟接着说:“皇天在上,我柳如烟有明月为媒,有折扇为证,今天与相公张进才结为夫妻。”进才对天喊道:“一拜天地,两人对天鞠一躬。二拜高堂,两人对着父母牌位鞠一躬。夫妻对拜,两人对鞠一躬,送入洞房。”进才欢天喜地的抱着如烟进入房间,轻轻地放在床上。给了一个长长的热吻。然后温柔的说:“娘子,稍微等一下,我去关门。”  进才把蜡烛端进房里,关上门。只见如烟娇羞的低头坐在床沿上,进才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三下五除二的脱掉自己的衣服,给如烟脱掉鞋袜,将其轻轻地放平在床上。褪出她身上的衣裙,啊!青丝瀑布般的飘在枕上,媚眼微闭,脸若桃花,樱唇微启。浑身上下肤如凝脂,两座高耸的玉峰顶端,各有一颗鲜艳欲滴的樱桃,仿佛一触即破,平坦的小腹下芳草蓑蓑。进才抚摸着如烟的胴体,浑身上下热血沸腾,这是男人的本能。只听如烟啊的一声,浑身已经瘫软无力,剩下的只有呻吟了。云雨一番,夫妻恩爱有加。  第二天,有学生来上课,看到如烟,就问:“先生,这位是谁呀?”进才告诉学生:“这就是我娘子,你们叫师母。”  有学生回家告诉父母,我们先生家的师母好漂亮哦!一传十,十传百,本来这杨柳庄就不大。之所以,全村人都知道这穷秀才,张进才娶了一个漂亮媳妇儿。至于这漂亮媳妇儿是何方人氏,都不得而知。这就成了杨柳庄的一个迷。  进才除了认真的教学生,就是安心苦读诗书,准备来年进京应试。如烟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夫妻恩恩爱爱,日子越过越甜。一天,如烟说:“相公,我们把房子重新翻修一下好吗?”进才有些为难的说:“娘子,对不起,委屈你了,我们家现在生活仅够糊口度日,哪有余钱修房子啊!”如烟说:“钱不是问题,家父曾经做生意,也有些积蓄,我都带来了。只要你点头就行了。”进才点头道:“娘子都这么说了,为夫的哪有不同意之理呢?”如是,进才就找人帮忙请来了工匠。如烟吩咐工匠们,要红墙碧瓦带阁楼,四合院子有天井,外面一溜连围墙。工匠们回答说:“好呢!师母怎么吩咐,我们就怎么修了,包您满意。”  时隔两月,杨柳庄豪华的一座房子就落成了。学生们的家长合伙给送了一块匾额,上面由进才亲笔题上《杨柳书院》。看上去更显得气派。  房子修成了,而且还修得这么豪华。不免就引起别人嫉妒。这杨柳庄就有一地痞,名叫张进宝,外号张霸天,算起来还是进才的一本家兄长。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见进才就一穷秀才,娶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妻子,又修了这么豪华的房子。他哪来的钱呢?你说偷的吧!他一穷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不可能。这进才的妻子,柳眉杏目,樱桃小口杨柳腰,那个漂亮啊!就跟仙女一样。这张霸天一想到如烟,就垂涎欲滴。他张进才这穷秀才,哪配得上这么漂亮的娇娘子哦!不如我娘子房子一起要过来,让我来享受享受。想到这,恨不得立刻霸占到手。  一天,如烟在河边洗衣服。张霸天涎着一张色脸凑过去,搭讪着说:“大妹子,你洗衣服啊!”如烟低头洗衣服,“嗯”了一声,正眼也没瞧他。张霸天色心又起,从如烟后面偷偷一抱。哪知道连美人的衣服都没挨着,自己稀里糊涂的就掉到了河里,成了落汤鸡。这地痞恼羞成怒,从水里爬将起来,一口咬定是如烟把他推下水的。如烟站起来正色说道:“大哥,你好无理哦!你一大男人,自己掉到水里了,怎么诬陷我一小女子呢?再说,我在这洗衣服,你又来干嘛呢?”这张霸天明知自己理亏,却还胡搅蛮缠的说:“你不在这洗衣服,我能到这鬼地方来吗?”如烟甩了一句:“我懒得理你”提着衣服准备回家。哪知道这流氓居然拦住了去路说道:“你不把我衣服弄干,你休想回家。”如烟更来气了,问道:“那你想怎样?”痞子就是痞子,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只见这张霸天一脸淫邪的说:“不把衣服弄干也行,你只要让我亲一口,我就放你回家。”如烟满脸冷笑的说:“既然这样,看来我今天是逃不过哦!那好,你就来亲吧!”张霸天淫笑着走过来,脚下不知是什么拌了一下,一个饿狗吃屎的姿势重重的摔了下去,摔掉了两颗门牙。满嘴是血。爬起来骂道:“臭娘们儿,你他妈的使的什么妖法哦!你等着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完悻悻的离去。  晚上,如烟把白天的事儿告诉了进才。进才说:“娘子啊!你闯下大祸了,这张霸天可是我们杨柳庄的一大无赖,谁也惹不起他哦!”如烟说:“相公,你有所不知,正因为他是一无赖,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在河边洗衣服,他想调戏于我。我给他一点教训,难道不应该吗?”进才说:“应该,当然应该教训他,只是我们怎么斗得过他哟,唉!事在人为,到时再说吧!”  再说这张霸天,白天吃了一个哑巴亏。回家想了一晚上,怎么也想不明白。摔到河里时,她头也没回,自己明明是抱她去的,怎么一下就扑到水里了呢!气人的是,自己想亲亲她,连边都没能挨上,就摔了一个嘴啃泥,还掉了两颗门牙。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可也没见她动手啊!这是怎么摔倒的呢!莫非这个女人是个妖精啊!哦!肯定是妖精,不然,我怎么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摔倒呢!既然你是妖精,我就找降妖除魔的道士。将你这女妖精捉了。至于进才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一穷酸秀才,我还怕你干嘛!那房子还不就是我张进宝的了。哈哈哈!  张霸天说干就干。第二天,他清早就上路。跑到百里开外的桃花山,桃花山上有一清风观。这清风观里有个王道士,据说是降妖除魔的高手。张霸天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清风观。见到了这个王道士。无中生有的说:“大师有所不知,我们杨柳庄上,现在有一女妖精兴风作浪,见到男人就抓将去,与之淫乱。昨天我就险些抓去,我与她对抗,还被她打掉了两颗门牙。”这王道士看起来仙风道骨,可就是有点偏听偏信。当他一听张霸天之言,立刻大怒:“这还了得,竟有如此妖孽。待我前去,一举将她拿下。”张霸天一听,心里暗暗喜之不胜。立即乘热打铁说道:“大师,那我们是否马上动身,不要让那妖精闻到风声跑了。”王道士问道:“难道你不累吗?”张霸天说:“只要大师能捉了那妖精,不让她再祸害乡邻,我就是累死也心甘情愿。”王道士说:“既然这样,那我们立刻动身前去。免得她再害人。”  这天,如烟突然对进才说:“相公,不管我发生什么事,你都有安安心心的读书。准备明年应试哦!”进才听得有点奇怪,说道:“娘子,你怎么了?不要怕,还有我在呢!就是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呢!你放心吧!”  黎明的杨柳庄,朝霞满天,清风拂面。不远处的大路上行来两个人,前面带路的就是张霸天,后面一仙风道骨的老者,正是王道士。  王道士老远观察这杨柳庄,风清气爽,不像有妖孽做怪的迹象。在一红墙碧瓦的大户人家上空,似乎有一丝绿荫之气在盘旋。于是心中有数了,就随口问道:“那红墙碧瓦的房子里住的什么人。”张霸天就满口胡言的说:“这就是那妖精住的地方,叫杨柳书院,就一穷秀才,以前的老房子破烂不堪。不知哪里来的这个妖精嫁给了他。从此,这妖精就给他修了这豪宅,在此兴风作浪。”王道士说:“哦!原来是这样啊?我看算了吧!看来这妖并无恶意。她好像是报恩的,她不会作恶,我们不要打扰她。”王道士就要在此别过,回他的桃花山去。张霸天哪里肯依,一把拉着王道士不放。还拿话激他,说道:“只听人说你王道士捉妖厉害,没想到你也是徒有虚名。见了妖精却夹着尾巴想逃,也不过如此。算了!”偏偏这王道士就受不了他这一激,立刻怒道:“谁说我想逃呀!我只是不忍,况且她也没有作恶!作没作恶的妖精,我一眼就看得出来。”张霸天说:“你看得出来,那这妖到底是什么成的精呢?”王道士说:“你只要用一口针,穿上一根白棉线,在针尖上抹上黑狗血。把针插在她衣服上,你就可以看见她是什么成的精了。不过照我看,她就是一杨柳精。我劝你好自为之。” 共 72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医院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到底儿童癫痫诊断方法都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