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龙 第五百四十四章 龙凤相争_1

2019-09-26 03:47:01 来源: 吴忠信息港

苍龙 第五百四十四章 龙凤相争

混元生息丹不愧是七品丹药,短短时间内,张宇的伤势便已经恢复接近八成,多只需要继续温阳三五天时间,便是能够完全恢复。

而此时,丹药的药力已经完全融入张宇的体内,即使张宇不再特意去关注身上的伤势,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那些残余药力也足以帮助张宇重回,甚至犹有精进。

功法运转之间,张宇的身体如长鲸吸水般,瞬间将简易聚灵阵周围安置的,九千九百块上品灵石中的灵力吸纳的一干二净。

张宇周身微微一震,无形力量破体而出,直接将那些已经废弃的灵石震成一堆齑粉,厚厚一层,铺在地面之上。

洪水般的灵力,在张宇的体内流转不息,沉寂许久的远古血脉再一次苏醒,发出一声声只有张宇能够听到的无声咆哮,血液深处传來一声声咕噜噜的躁动之音,沸腾如煮。

炙热的火焰再也无法抑制,骤然间,破体而出,张宇整个人犹如披上一层火焰铠甲,似火焰君王,无形之中的威压,寻常生灵看上一眼,必然会俯首称臣。

整座矿洞之中的温度迅速飙升,所有水汽只在眨眼间便是蒸发的无影无踪,流金铄石的空气,使得张宇的身边的岩石都是开始溶解,化为滚滚岩浆,向着四周弥漫而去。

而身为当事人的张宇,此时却完全沉醉在远古血脉的进阶之中,对于外界的一切似若未觉。

“吼。”

“唳。”

一声龙吟,一道凤吼几乎同时响起,旋即便见到一条有些虚幻的青色神龙虚影从张宇的天灵缓缓升起,而他的丹田气海处,则是一道赤红色火焰凤凰,呼啸而出,眨眼间便是同样出现在张宇的天灵之上,盘旋起舞。

“吼。”

神龙仰天咆哮,好似在向整个世界宣示着自己的到來。

这一龙一凤虽然都有些虚幻,不过相对而言,还是火凤稍稍凝实一些。看着神龙在自己的地盘耀武扬威,火凤似乎也有些愠怒,尖啸一声,便是冲了上去,想要以火焰将之驱逐,然而神龙乃是这个世间为高傲之物,即使明知不敌,也毫不示弱,咆哮一声,便是展开了反击。

一股股火焰,不断被火凤从张宇的体内调集出來,组成一条条火焰光环,禁锢在神龙的躯体之上,让他动弹不得,似乎不需多久便可以将其炼化成灰。

从火凤不屑的目光之中,神龙感觉到了莫大的耻辱,怒声咆哮一声,一丝丝的青色龙力从张宇的体内飘飞出來,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却有无尽的毁灭力量充斥其中,即使火凤使出百般手段,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青色龙力沒入神龙体内。

得到这些龙力之后,龙威刹那间暴涨,一片片青色龙鳞在那一瞬间是那么的凝实,栩栩如生,磅礴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出來,将所有的火焰光环尽数崩断

苍龙  第五百四十四章 龙凤相争_1

俗话说神仙打架,百姓遭殃,此时的张宇早就从血脉进阶的喜悦之中恢复过來,看着那不受控制的一龙一凤在那里斗得不可开交,他心中满是苦涩,简直就和吞了黄连一般,苦不堪言。

张宇这才想起,在炼制混元生息丹的灵药之中,其中有一味主药便是龙息草,而在龙息草的作用之下,那原本被远古血脉压制的龙力也是被完全唤醒,重见天日的他岂会容许其他异类继续欺压在自己的头上,即使是同为四象圣兽的火凤也是不行。

神龙将龙息草所有的力量全部吸纳之后,已然孤立无援,不像火凤,还可以从张宇的体内源源不断的得到火焰之力。

生死大战一触即发,即使明知自己终可能战败,可是与生俱來的高傲还是让神龙选择了破费沉舟。

如果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管你打个天昏地暗,张宇估计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可是现在这两者对于自己都拥有巨大作用,不论谁胜谁负对于他來说都是莫大损失。

虽然心中焦灼不堪,可是张宇绞尽脑汁仍旧沒有想出应对之策。

“吼。”

“唳。”

神龙,火凤,再次对视挑衅,两人之间的力量已经积蓄到达极限,对于张宇这个主人,竟然默契的选择了无视。

“都他娘的给我住手。”张宇再也无法容忍,愤怒嘶吼起來。

这要是不及时阻止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神龙与火凤似乎感应到了张宇情绪的爆发,两人之间的威视竟然真得有了一些减弱,不过气氛依旧有些剑拔弩张。

看着有缓解的迹象,张宇精神也是得到巨大鼓舞。

“都给我回來,你们都是属于老子的,沒有老子的允许,从次以后,谁都不允许内讧,不然我直接出手灭了你们。”这一刻的张宇,看起來就像那种纨绔富家弟子一样,嚣张跋扈。

看着面对自己的威胁无动于衷的龙凤,张宇也是不免有些尴尬,正在思索如何能够震慑两者,脑中灵光一闪,突然将造化玉碟取出,以精神力催动,正对一龙一凤。

“谁如果再不回來,就永远不用回來了。”张宇冷然道,语气不自觉的有些阴森。

那一龙一凤在在见到造化玉碟的瞬间,尽然全部流露出惶恐之色,就好像见到猫的老鼠一样,根本不需要张宇的动手,便是化为一青一红两道流光,沒入张宇的体内。

随后,竟然泾渭分明的分部在张宇的身体两侧,井水不犯河水。

看着一场大战以这样的方式收尾,张宇也不免感觉到一些滑稽,敢情自己这个主人连一件器物的威严都不如。

同时,造化玉碟在他的心中显得越发神秘起來。他更加坚定了造化玉碟身为混沌灵宝的可能,只不过,暂时是无从得到验证了。

“轰隆隆。”

还不等张宇收拾残局,突然,大地猛地震颤起來,张宇心中陡然一惊,随后一声凄厉惨叫之声在耳边响起。

“张宇,张宇,你在哪,赶紧给我出來。”

“张宇......”

听到这熟悉的音调,张宇知道是胡胖子与小林,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是连忙做出了回应。

“胖子,我在这里。”

“咚。咚。咚!”

一阵闷响传來,胡胖子,还有要小林,老魏几人便是循着声音,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张宇所在矿洞。

感受着尚未消散的燥热,看着地面之上还沒來得及凝固的岩浆,胡胖子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便是回过神來。

“张宇,快跑。快点。”胡胖子根本连解释都來不及,便朝着张宇大声吼道。

“等一会,我换一下衣服。”张宇看着已经被火焰之力灼烧的千疮百孔的甲衣,摆摆手道。

“沒时间了,快点,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娘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來好几头岩魔蜈蚣,正在矿坑内大开杀戒,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胡胖子一脸焦急吼道。

明白事情原委之后,张宇反倒更加慢条斯理起來,看的胡胖子几欲骂娘。

胡胖子身子腾空而起,越过还在流淌的岩浆,向着张宇而來,也不知道他有多久沒有御空飞行过,半空之中的身子不断摇摇晃晃的,好几次都差点撞在岩壁之上。

“张宇,你在这拖延时间,是在害大家知道吗。”降落在张宇身边的胡胖子忍不住呵斥道,“马上命都沒有了,还在乎什么形象。”

“着什么急,反正已经走不了了。”张宇理了一把秀发,指着矿道前方道。

“你什么意思,”胖子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然而下一刻,他便神色大变,“岩魔蜈蚣。”

只见在矿道的拐角处,一直几乎完全占据矿道的巨大岩魔蜈蚣已经将來路完全堵死,狰狞的獠牙不断开合着,让人不寒而栗。

“唉,这下死定了。”胡胖子似乎认命一般,一脸的颓废之色。

虽然因为张宇,让所有人身陷囹圄,但却沒有一个人出现抱怨的。

“你们不怪我吗,”张宇忍不住问道。

“怪你,还有用吗,再说了,來这找你本就是我自愿的,逃不出去,只能是我命该如此。”胡胖子一副理所当然道,“倒是有些拖累了老魏他们几个,我对不住你们。”

“说这些干什么,这几年,基本上都是你照顾我们,要不是你,说不定我早就曝尸荒野了。”笑林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更无所谓了,反正也一大把年纪了,活得也差不多了,而且上一次张宇赠与我的那些黑纹金矿我已经全部上缴兑换成了灵石,交给了我的妻儿,我也死而无憾了,只希望胖子你如果能够活着离开,帮老哥再照拂一下他们。”老魏插话道。

“魏老哥说的对,胖子,你和张宇还年轻,等一会,我们吸引住这头岩魔蜈蚣的注意力,你俩趁机逃跑,到时候我们的家人就拜托你们俩了。”

看着一副大义凛然模样,俨然准备英勇就义的三人,张宇突然忍不住笑了,他能够感觉出三人神色之间的惶恐,显然内心之中同样有着恐惧,不过朋友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让他为之动容了。

天津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天津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天津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天津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天津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