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神尊 第九百七十七章追兵杀来

2019-10-13 05:43:16 来源: 吴忠信息港

武道神尊 第九百七十七章追兵杀来

飞浪岛外,数以千计的人看着岛屿异象消失,目睹着那绞杀过不少擅闯者的无量剑意全都崩散,飞舞的浪潮平息,他们皆都目瞪口呆,看得傻眼了。请大家看全!

海雾朦胧,也是跟随着渐渐暗淡,人们的视线逐步清晰,隔着偶起的浪花隐约看到岛屿上的状况。秦鸿背对海岸而立,手中提着一柄雕龙细剑。

剑体剧震,发出铮鸣,激荡起银白光晕,似薄雾朦胧,内有无数剑意流淌,轻易间扭曲的虚空。

“飞浪岛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些剑意消失,那个人到底是谁,怎么可以踏足飞浪岛而无恙?”人群震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天呐,我是在做梦吗?还是我撞见了邪魔恶鬼?飞浪岛剧变,剑意消失,场域崩碎,一切都归于平凡,这到底是怎么了?”无数人哗然,倒吸冷气声比比皆是。

亲眼目睹着飞浪岛归于平凡,简直是震惊了无数人的眼睛。

海岸边缘,沈碧嫣也是看得目眩神迷,觉得有些做梦似的不真实。那家伙真的做到了,让得飞浪岛也归于平静?

跟随秦鸿以来,沈碧嫣可谓是屡屡看到奇迹发生,向西湖与普陀山,皆都有大凶险,终却都是因秦鸿而破灭,归于平静。

现如今飞浪岛步了向西湖与普陀山的后尘,哪怕沈碧嫣心里早有准备,却也有些难以置信。飞浪岛的危险,在于明显,比之普陀山与向西湖,看起来威势更可怖了些。

在沈碧嫣身后,素韵等雪剑派弟子也都是嘴巴张开,近乎可以塞下一个鹅蛋。四女与张俊生对视,皆都能够看到彼此眼中的错愕。

“云师兄真厉害!”,晴姿双手合十,满脸崇拜的道。

“早就知道云师兄不是凡人!”葛清也是轻笑,眼睛冒着光泽,遥遥的看着秦鸿,恨不能此刻能够飞扑过去。

“如此有本事的男人,此生若能常伴左右,真是人生一大美事。”薛艳更是大胆,热情奔放的道出内心想法,让得前方的沈碧嫣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这些丫头,可真放得开。

素韵倒还好,风韵成熟的她倒是能够控制心绪,没有惊喜,反倒是娇容布满忧虑的道:“云师兄瓦解了飞浪岛异象,从此岛屿再无剑意袅绕。那么,此地也就不再是天下剑修者的悟剑地。”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她,目光疑惑。

“云师兄破坏了一处悟剑地,让得世间千万剑修再无更好锤炼自身或剑胆的人如何自处?这可不是什么美谈,而是一桩祸事啊……”素韵低声长叹,让得沈碧嫣几人豁然大悟,不禁脸色一凝。

果不然,随着素韵话音落下不久,四周擅剑者从惊震中也是恍悟过来。很快便有人瞳孔紧缩,继而爆发出惊怒咆哮:“飞浪岛异象瓦解,无量剑意崩散,从今往后,我等剑修何处悟剑?”

唰!

霎那间,所有人齐刷刷的脸色大变,心头一沉,继而瞳孔无不紧缩,爆发出了滚滚怒意。

“该死,那家伙坏了我等圣地,损害天下剑修之利益,该杀啊

!”有人暴喝,眼圈都是红了,杀意不加以掩饰。

飞浪岛自异象形成开始,便被无数人当做了悟剑地,锤炼自身,或打磨剑胆剑意等,乃是无往不利的圣地。

一朝瓦解,便意味着从今往后世间再无这样的悟剑地。天下剑修将再没有锤炼自身,打磨剑胆剑意的去处。

秦鸿此举,误了天下剑修!

“啊!那贼子该死!真是该死啊!”

有人惊怒,眼圈都是狰狞怒红,如欲喷火:“我等不远万里,从天下四方赶来此地,为的就是一窥剑道,磨练己身。却不想,初来乍到不久,磨练未完,希望便是断绝。这……这简直是断我等前路,绝我等剑道修途,竖子可恨啊!”

霎那间,四方沸腾,数以千计的剑修者发出了啸声,杀念惊天。诸多剑修拔剑,杀意狰狞了脸孔,猩红了双眼。

这太可怕了,数千剑修齐齐拔剑,实力不分高低,但剑意交感,那种气息却也可怕无比。无数利剑出鞘,天地风云色变,大海都是被剑意切开,掀起了滔天巨浪。

唰!

沈碧嫣等人脸色齐齐大变,其中晴姿与葛清更是脸色发白,娇躯都是隐隐颤抖。

“怎么办?他们动了杀念,云师兄危险!”晴姿大急,葛清在旁也是跺脚,满脸责备的看着素韵。

“大师姐,都怪你啊,你没事说这个干嘛!现在可好,都被你给说中了啊!”葛清抿嘴,让得素韵抿嘴,脸色也是煞白起来。

难道是她乌鸦嘴?

素韵满是愧疚,暗暗叹息。

而在此时,数千剑修齐齐动怒,风云色变之际,飞浪岛外的视线尽头,大批的人匆匆赶来。这些人皆都身穿铠甲,跨骑骠骑,手持刀兵奔踏而来。

数以千计,肃杀之气更是搅动风云,充满了一种铁血杀戮之气。沿途所过,冰霜大地都是滚滚剧震,地动山摇,掀起冰雾雪花飞舞四溅。

那为首者,更是骑着一头狮身龙头,浑身喷薄着烈焰的巨大凶兽。手持一柄黑色战矛,锐气无匹,从远方带队一路冲杀了过来。

这批人远远而来,肃杀之气搅动起的威压让得海岸边的数千剑修都是齐齐变色,杀意一滞,皆都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他们。

当看清他们的铠甲与装扮时,无不脸色一凝。

“圣族天兵!”众人大惊。

人群中的沈碧嫣美眸一变,瞳孔霎那紧缩了下,所幸很快镇定下来,一派从容之色。

赶来的队伍正是司徒圣族的队伍,以司徒宏为首,殷朗天带队,残存的三千多天兵携带着无量杀意飞奔而来。

“吁!”

齐到岸边,数千铁骑齐齐止步。

“圣族办事,闲杂人等退避!”左右天兵排队走出,刀兵轻提,冷酷霸道的呵斥四方。

顿时,无数人怒目直视,纷纷看向了那些天兵。怒火汹涌,恨不能燃烧他们的精气神。

圣族未免太霸道了,区区一介天兵,就要驱赶天下人不成?

“让开!”

司徒宏直接断喝,滚滚宏音震耳欲聋,让得数千剑修齐齐咳血,一个个身不由己的飞退分开。

素韵几人也都是不好受,被宏音震得气血翻腾,半晌难以平复。若非沈碧嫣关头护佑,她们只怕都要重伤在此。

可见圣族之威,胆大狂妄,都足以轻视天下人。亦或者,司徒圣族魄气无边,不将眼前这些人放在眼中。

“给脸不要脸,非要本座给你们颜色看看!”司徒宏冷哼,面色不愉。近段时日他可是很恼火呢,追杀秦鸿那么久,居然毫无所获,这让身为一代大人物的他自然心情不好。

再加之明明机会在前,却让秦鸿不小心走脱,从自己手掌心中逃离。这个结就更让司徒宏心里如鲠在喉,不咽不快。

震慑满场剑修,司徒宏手中战矛哆的一下插进岸边石地,随即砖头看向四周问道:“此地可是飞浪岛?”

四方无人回应,皆都沉着脸色默默观望。

司徒宏顿时怒斥:“本座在问话,别让本座重复第二遍!”

四方顿时脸色一沉,一些实力不济者纷纷哗然起来,心有惧意。慌不迭的回应了司徒宏,“回禀前辈,此地正是飞浪岛!”

“是飞浪岛?”司徒宏眉头蹙了起来,确认似的看向身侧的殷朗天。

殷朗天见状,瞅了一眼四周,也是脸色疑惑起来,“按地理位置,此地定是飞浪岛无疑。可……可传说中的异象特征呢?”

一群人傻眼,这也是司徒宏询问现场众人的原因。飞浪岛常年不散的无量剑意崩散了,那些异象瓦解,让他们不敢辨认。

深怕认错了啊……

司徒宏等人脸色铁青,终不得不质问满场众人。当得知真相时,一干人也都是脸色一变,有些难看。

“怎么可能?有人居然能够瓦解剑王与那魔头的激战异象?”司徒宏声音冰冷,“老夫虽说看不起那魔头,却也不可否认,那魔头之实力当代无匹。若无圣人出世,恐将无人能够镇压。而其全力激战留下的异象,虽无生前之威,但必然不可想象,能够将其瓦解,必然有不简单的手段。”

说到此,司徒宏心下陡然一惊:“是那魔崽子?”

霎那间,司徒宏手中战矛拔起,叱喝四方:“那人在哪?”

岸边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飞浪岛,在那残破岛屿上,海雾朦胧,时隐时无。但不妨碍众人视线,隐约可以看到那岛屿之上,一道身影背对海岸矗立着。其手中提着一柄雕龙细剑,散发银白光晕,似乎在剧烈震动。

“是那魔崽子!”

司徒宏眉头一皱,看背影二者有些形像,但气息却似乎有些不对。秦鸿本来的气息狂暴张扬,而今的秦鸿锋芒毕露,似乎有本质区别。

不得已,司徒宏眼瞳紧缩,一颗颗日月星辰在眼底流转开来,星光斑斓,融会贯通,让他的眼睛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星眼!

这是司徒圣族独有的绝学神通,衍化诸天星辰,终贯通周身大穴,从而拥有的一种天眼神通。虽不如武道天眼与菩提慧眼,却也可窥破虚无,辨别真假。

然而,当司徒宏施展星眼神通窥视时,却是看到了一个气血旺盛,剑意升腾的背影。其气息锋芒毕露,一如外表,内里如一,别无二致。

“怪哉,不是那魔崽子?”

司徒宏脸色铁青,发现自己认错人了。难道,那魔崽子还未到此,或不曾抵达此地?

本书来自:

重庆治妇科炎症多钱
哈尔滨哪家治早泄医院好
南京一般妇科检查价格
汕头周末哪家医院看妇科
郑州哪家性病治得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