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声熏风过境乱我心曲小说

2020-09-17 12:40:44 来源: 吴忠信息港

熏风过境乱我心曲小说 《南风过境乱我心曲》小说的主角是林宜应寒年,由作者姜小牙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林宜上一生就是由于得罪了应寒年,所以才没有守住父亲的公司。所以重生以后,一面解决继母和那个渣男,一面林宜还要与应寒年结一个善缘。不过没想到这一世的应寒年还是喜欢着她,林宜一直想着如何在不伤害应寒年的条件下,谢绝应寒年的感情,可事后来她发现这些都是徒劳的。由于在那个男人的世界里,只有可以不可以,她的谢绝即便在委宛,应寒年也不会接受……

>>>《熏风过境乱我心曲》在线阅读<<<

《南风过境乱我心曲》第181章 是不是是上辈子欠你的(3)

按下车窗,林宜靠着车窗,长发迎风扬起,她一双安静的眼望着山上的方向,深处沉寂。

她想看看应寒年的伤势。

也想说一说误解。

本来是两个从上一世,到这一世都交集错了的人,他却一次又一次为她受伤。

出租车停在半山别墅前。林宜绑着纱布的手推开车门,下来,抬头望向前眼盖在悬崖之上的别墅,受尽风吹,受尽雨打,恍如随时摇摇欲坠,却仍然凭一腔邪骨傲立,庭院中花木没有打理,衰落

之际很明显,枯叶落花被风袭走,在空中转了几圈不甘入泥。

她上前,按响门铃。

林宜静静地站在那里,也不焦急,就这么等待着。

某种意义上来讲,她把最多的忍耐给了应寒年。

“砰。”

根根罗马柱后,大门忽然被打开。

2014/2/5

一身黑衣的姜祈星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停了停,然后才一步步朝她走来,缓慢而僵硬。

隔着大铁门,姜祈星看向她,语气没有起伏,“有抗台”事?”

“应寒年的伤怎样?我来看看他。”林宜淡淡地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姜祈星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样了。

姜祈星站在那里,没有表情地道,“寒哥刚刚被接走,要去帝城的医院做烫伤的二次治疗,我留下整理整理东西也要走。”

刚刚接走?

林宜一怔,忽然想到刚刚擦肩而过的那部车,顿时急起来,再看载她来的出租车一下子冲了出去,往山路低下去的脉线驶去……

“等等!”

林宜大喊,不顾一切地往前跑去,追着出租车跑。

出租车的烟气滚在干净的马路上。

曲折蜿延的山路远远地延向前方,落入漫天的日光中,无尽无头。姜祈星站在原地,望着林宜仓遑跑出的背影怔了下,她人很瘦,背影纤细,风衣衣角在风中飞舞,她不断往前跑,恍如要跑进茫茫的阳光中,任由其吞没了她,消失在这

危险的山景中。

忽然,林宜脚下1崴,全部人重重地跌坐在马路中央,疼得她泪花都泛出来了。

她咬咬牙,顾不上疼痛又站起来,一个冷漠的身影挡在她眼前,“别追了。”

是姜祈星。

1刹那间,林宜恢复理智,想站起来脚踝疼得利害,只能蹲在马路上,道,“你打个电话给应寒年吧,我想见他一面。”

她打过去的从来没有人接,估计是已被拉黑了。

“寒哥不想再见你了。”

姜祈星逆着日光而站,使人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他救了我,我不想我们之间不明不白,他对我有误解,最少让我解释一下,他也带个清楚明白离开这里。”林宜说道,吃痛得利害。

姜祈星是个油盐不进的人,一向都是应寒年说什么就是甚么,不会违背他的意思。

这么想着,林宜正想先和姜祈星解释一下林可可搞鬼的事,就听姜祈星低低地道,“我知道。”

“甚么?”

林宜愣了下。

“我知道你们有误解,由因此我做的。”姜祈星一字一字说道,音调平板,“是我让寒哥误解你流掉了他的孩子。”

话落,天地间一片死寂。

白色的线印在黑漆漆的马路上,绵长得没有尽头。林宜僵硬两秒,手从脚踝上离开,渐渐站起来,眼珠动了动,随后了悟,“怪不得,我说应寒年在商界那么久,论尔虞我诈没人玩得过他,他怎样就会被林可可一点诡计给骗到了,原来是你。”

姜祈星,被应寒年当成是兄弟的人。

即使应寒年口口声声说多爱她,她也知道,在他的心上,姜祈星是远远比她值得信任的人。

2岁小孩肚子胀气怎么办
新生儿胃胀气怎么办
孩子肚子疼用脐贴有用吗
碧凯保妇康栓贵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