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900萬購別墅發現是科研樓專家監管存

2019-05-03 12:28:29 来源: 吴忠信息港

不動產權證顯示涉事別墅土地用途為“科研樓”。

莱茵湾一期价值900万的别墅因在交易时发现是“科研楼”而起纠纷。新京报 王嘉宁 摄

在北意的王鑫(化名)近正为购房的事发愁,他于3月23日签的通州区莱茵湾一期一独栋别墅,不动产权证土地用处为“科研楼”。但根据《土地管理法》规定,科研用地不可用于住宅居住使用。

多位房产销售人员告知新京报,北京市没有细化规定科研用地如何管理和使用,也没法审核拿到房子的人是不是用于科研项目,所以可看做监管的空白和“灰色地带”。就此专家表示,非法改变土地用处,违规企业应承担,但尚缺乏相对应的监管和具体处罚条例。另外对购房者而言,购买此类房产,也存在没法办理住宅房产证的风险。

别墅成“科研楼” 买家退房解约

据王鑫介绍,今年2月初,经链家顺义馨港庄园店的中介人员介绍,他选中莱茵湾一期的一套售价900万的独栋别墅,与房东李方(化名)签订了买卖合同并支付了10万定金。但李方提供的别墅不动产权证中,土地用途一栏是空白,这让王鑫心怀疑虑。

王鑫称,直到3月23日办理签时,看到李方新换的不动产权证,他才注意到房屋土地性质为“科研楼”。经过查阅发现,此类科研用地属于政府公用地。他查阅《土地管理法》发现,科研用地不可用于住宅。

房主李方告诉新京报,他是在4年前从开发商手里买的房子,“当初就看到这个房子价格便宜,作为投资考虑就买了,也不太懂土地性质具体有什么影响,所以并未注意将来转让的风险等问题”。

负责销售该栋别墅的链家经纪人则称,业主的老房本上土地用处那一栏空白,因此并不知情房屋的土地性质。而且从2013年至今,莱茵湾一期成交过户的房子已有二十余户,均以商住两用房来进行买卖。

4月6日下午,王鑫与李方经协商,签订解除合同协议撤消该栋别墅签,中介和业主承诺在五个工作日内,将之前已支付的定金和中介费用还给王鑫。

科研用地“变身”住宅 监管存空白

通州区住建委工作人员介绍,在通州区去年5月出台限购政策前,一手房交易的房产都可过户给个人,之后应当按照计划用途销售,只能出售给企事业单位或社会组织。但二手房交易还没有具体的规定,所以科研用地上的房子能过户。依照新的要求,科研用地等办公用房的房屋没有燃气,不能用于个人居住。但莱茵湾楼盘开发较早,开发商在住建委相关部门没有登记,所以暂时查不到相关信息。

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1工作人员也提示,不要购买科研用地所建住宅。

类似科研用地“变身”成住宅销售的违规行为,在北京市时。早在2013年7月,北京市国土局就曾公布,查出了9宗科研项目用地涉嫌未经批准擅自改变用处或违规销售行为。但新京报注意到,对违法问题如何处置,市国土局当时没有提及具体处理原则和方向。

“科研用地在实际操作中,均是参照商业用地管理,交易时相关部门查看证照齐全后,基本都会给签和过户”,多位房产销售人员告诉,北京市没有细化规定科研用地如何管理和使用,也无法审核拿到房子的人是不是用于科研项目,所以可看做监管的空白和“灰色地带”。

■ 探访

莱茵湾一期多户别墅属科研用地

4月6日下午,新京报来到位于通州区宋庄镇葛渠村北66号的莱茵湾小区一期,这里散布着数十栋二至三层的别墅。

,他在2003年以50余万元买下面积约250平方米的别墅,科研用地的产权是50年,用的也是价格较高的商业水电。

另外一户数年前以每平方米4000元认购了3套别墅的业主称,莱茵湾小区一期别墅的面积从180平方米到300平方米,他购房时也未注意房屋的土地性质,不了解所买别墅是不是符合居住规范。

,但始终无人接听。

莱茵湾物业办公室告诉,莱茵湾小区的产权比较复杂,二期均是小产权房,一栋楼分割好几户来卖,可能有近一半没有过户。一期是别墅区,多是有人居住,也有毛坯房。但这些地是否都属于科研用地,他并不知情。他透露,开发商换了几拨人,初的那批买地盖房的都联系不上了。

■ 追访

住“科研楼”不受法律保护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介绍,根据法律规定,科研楼可以办理过户手续,但是不按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批准用地的,非法批准、使用的土地应当收回。该次交易进行的买卖用于个人居住使用,违背法律的规定,合同将有可能被认定为无效。在买卖双纠纷时,买方的权益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

有专家表示,对非法改变土地用处,尚缺乏相对应的监管和具体处罚条例。“但即便土地不收回,也应当重罚违规企业”,专家称,购房者虽然不会涉及被罚,但也存在无法办理住宅房产证的风险。

中介机构涉嫌违规操作

“严格界定的话,中介是违规操作”,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因为此类物业不能承诺有居住属性,但此类购房者本身有购房入住的需求,所以无论中介是不是有过告知做法,实际上从交易风险角度看,其撮合的业务实际上都是违规的。其之所以会介绍此类房源,在于过去一直没被查,所以都是侥幸的做法。但若真出现纠纷,那么中介本身是要受到各类惩罚的,甚至要取缔营业执照。

韩骁称,房产中介在买方签订合同前,没有明确真实地告知当事人房屋性质,且在合同内容中也没有明确表示出用地性质,那末涉嫌存在讹诈行为。

本版采写/新京报 赵蕾

(:刘朋)

从汶川到玉树第三篇高原上的白衣天使
唐山港集团上市首发申请获通过
唐山今起乱停乱放车辆将受处罚
本文标签: